前瞻性地管理还是被动管理:
企业管理人员常常极其关注不同政府/非政 府机构发布的成千上万种规定、规则和指南。在此情况下,他们往往倾向于被动而不是主动管理,管理人员会忘记对企业诚信进行策略性管理。 而被动管理的公司很少能从战略的高度来协调企业对不同的外部规定的回应方式,因此会损害到对诚信的战略性判断和管理。
 
企业文化:
基于规则的管理更是一种“非白即黑”的典型困境,如果企业面临更复杂的情况,那么基于流程的管理方法或许能提供更开放的对话空间,能培养出更具创造性、更积极的诚信策略。
 
管理“最薄弱的环节”:
一个企业的诚信程度取决于其最弱的环节。对企业而言,大部分员工能合规或超越合规地运行是不够的,因为最薄弱的环节最有可能成为媒体或利益相关者负面关注的“触点”,对整个企业的声誉和运营有效性产生不利影响。而只有前瞻性的诚信策略才能加强 薄弱点的控制,降低公司风险。
 
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从战略的高度进行诚信管理,企业自然能培育 创新和风险文化,而局限于合规的思考则倾向于抑制创新热情和出色表现的团队。具备诚信文化的企业既能吸引、也能留住与企业价值观相应的诚信人员(包括员工或合同人员),同时摒弃与企业价值观相左的人员。
 
声誉管理:
企业一旦缺乏诚信策略,就可能导致来自重要利益相关者的批评,而超越合规进行诚信管理的企业则能较好地预测利益相关者的期望值,能与内部/外部、当前/未来的利益相关者共同建立/加强企业的可信度。企业的诚信承诺和实务能提高利益相关者眼中企业的财务和运行绩效,最大限度地降低负面关注。
 
竞争优势:
任何一家公司如果能与政府、志愿者或私营商业对象建立起可信的“伙伴”关系,就会在竞争中处于优势,这种优势能帮助企业寻找更好的商机。同样,管理人员应该想到其竞争对手也正在努力缩短自 己的诚信差距,因此,与对手进行业绩标杆管理时,诚信因素也应该列入其中。
 
诚信企业对公众和政府传达了重要信息:
值得信赖的诚信意图和行动是企业向社会公众和政府传递的最重要、最有效的信息。对大部分利益相关者而言,一个企业如果缺乏诚信,其传递的信息就毫无价值。
 
在当地社区建立一贯的可信度。市民及当地组织会从员工和企业两个层面来评价企业的诚信度。企业的可信度与员工及其合同人员的可信度直接相关。
 
增强企业平衡长短期事项重要性的能力:
企业常常需要针对短期财务表现和长期投资回报以及持续能力的期望值之间进行平衡。只有建立起清晰的诚信承诺,才能帮助管理人员理解、量化、向利益相关者解释为什么需要调整短期盈利目标以实现长期诚信目标,如更看重对员工或当地社区的承诺即为一例。
 
“任何事情如果不能量化,就无法体现价值”:
如同这句格言所说,如果企业对诚信缺乏清晰的承诺,缺乏系统来监督该承诺和操作之间的一致性,就很难衡量诚信的影响力。合规要求仅仅对企业遵守规定和规则的情况感兴趣,未必关注诚信给企业带来的真正好处。
 
和项目管理以及风险管理之间的关联:
企业愿意对诚信进行策略性管理 的一个基本动因源于风险管理,了解重要的内部/外部利益相关者期望值的企业能更好地理解其项目层面或公司层级所面临的不同风险和机会, 管理人员还能利用对诚信的回应对项目和企业风险进行管理。
 
和公司治理之间的关联:
董事会和管理层之间有效的工作关系能强化公 司治理结构。董事会最关心的内容是业绩表现和竞争优势,通过有效的工作关系将业绩最大化并不仅仅来自法律的要求。
 
运营和财务诚信之间的相互关系:
企业诚信策略并不单纯是一种模糊的 “锦上添花”。因为外部机构对企业的财务和运营业绩判断并不完全依赖于客观数据,人们对一个企业进行分析时,财务/运营指标的可信度不可避免地受到对该企业诚信度判断的影响。如果该企业诚信指标不佳,就会影响该企业整体可信度,包括对其财务和运营数据的信任。 
 
诉讼和惩罚的风险:
了解到不诚信的商业操作可能导致罚款和进监狱风险的管理人员,可能更愿意从策略的高度看待诚信经营。如今,旨在推动诚信经营的诉讼案例越来越多,而相应的执法者和法官们也很少对此宽大为怀,社会大众也越来越视违规者为司法管辖的对象。玛莎•史都华(Martha Stewart)就是这样一个高端人物人狱的例子。而如果一个企业能证明其诚信文化,出现问题时也许更容易为自己找到退路。
 
社会基金组织及其他关注社会的利益相关者的认识:
社会基金组织及其 他一些利益相关者越来越多地以非财务指标、或基于相对业绩来判断一 个企业运营的有效性,比如:
企业对环境问题回应如何;
企业操作的可持续性;
与当地社区的关系;
对社会的影响和对社会发展的贡献;
非歧视性的企业操作实务。
针对上述事项只有承诺清晰、沟通及时,并建立一定系统来评价、报告相关结果,才能加强企业在利益相关者眼中的可信度。

作者:admin


首页 首页
电话 电话
联系 联系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