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情况来看,信用评级行业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美国现象。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资本市场的全球化,美国信用评级机构走向了全球,在很大程度上垄断了世界市场。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 2003 年估计,从 1999年到 2002年期间,全球有130—150个评级机构,这些评级机构大部分专注于特定区域的特定行业。而美国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 Service,以下简称穆迪)、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 S,以下简称标普)和惠誉评级公司 (Fitch Ratings,以下简称惠誉)三大评级机构却在全球超过7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三大评级机构占所有类别的评级数量的99%。据国际清算银行报告,在世界所有参加信用评级的机构中,穆迪涵盖了80%的银行和78%的公司,标普涵盖了37%的银行和66%的公司,惠誉涵盖了27%的银行和8%的公司。金融危机之后,虽然美国SEC为增加信用评级市场的竞争,采取了一些变革措施,但是短期内三大评级机构的垄断地位仍难以撼动。根据2011年美国SEC的最新年度报告,10家获美国全国认可的统计评级机构(Nationally Recognized Statistical Rating Organizations,NRSR0) 资质的评级机构在2009年一年内给出的评级中,标普占33. 71%,穆迪占32. 59%,惠誉占23.61% ,三家合计仍高达89. 91%。在对政府债券、地 方债券、主权债券的评级中三大评级机构的垄断程度最高,三家合计超过99.00%。总之,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对于国际信用评级市场的垄断,使国际资本市场的“评级霸权”牢牢掌握在美国手中。
 
美国拥有的“评级霸权”对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我国学者向松祚将信用评级称为“整个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命门和枢纽”。具体而言,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信用评级成为证券发行人进人国际资本市场的“通行证”。任何国家的融资人想要进人美国、欧盟、日本等成熟经济体的资本市场或国际市场发行证券,都必须从评级机构手中取得相应的信用等级,因此人们 将评级机构称为资本市场的“看门人”或“通行证' 如果信用评级达不到投资级别,那么债券发行人即使能够勉强发行债券,也将付出极高的代价 (一般只能发行收益率极高的垃圾债券)。换言之,当今世界,任何政府、 企业和金融机构要想在主流国际金融市场有一席之地,就必须维持投资级别以上的信用评级。
 
其次,信用评级的实质是资本定价。从传统理念看来,信用评级是对发行人或其发行的某种证券的信用风险进行评估,预测违约的可能性及最大损失,并以信用等级符号来表达评级机构对企业信用行为以及可能结果的观点。但从现代信用资本的角度来看,信用资本是一种虚拟资本,是由信用主体持有,社会授信形成的、非实物的资本。与实物资本相比,信用资本带给人们的利益更强大、更多样化。信用评级就是针对信用资本的价值提供的一种定价服务,评价那些需要资源的经济主体的虚拟资本的多少,引导市场按照评级结果去分配资源。因此,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评级机构提供的不再是简单的中介服务,而是作为社会的综合代表参与了对经济主体的信用资本定价,因而对经济主体甚至包括政府的信用资本评价就有了话语权。在以信用资本高低决定配置资源多少的市场上,如果评级机构与活动是垄断性的,那么这种话语权就具有决定性。
 
最后,信用评级成为“监管许可证”或“监管标准”。虽然评级机构坚称,其所发布的信用评级仅为有关信用风险的观点和意见,与其他金融信息或商业言论实属同类,但是某些实质领域的监管者已将评级融人其监管框架,作为对这些领域的受监管主体的“监管许可’、“监管牌照”或某种程度上的“监管标准”。这种现象在美国的证券监管中尤为突出,许多重要的金融监管规则使用NRSRO的评级作为基准。现在,在实质监管中引人 评级的做法已远远超出了SEC和联储的范围,信用评级还用于对不动产以及保险业的监管,由此,很多市场参与者依据评级机构所处的“特权地 位”,将其称为“准监管者”。
 
综上所述,评级机构不仅是进人现代金融市场的“看门人”和“通行证”,它还掌控信用资本的定价权,并同时拥有“市场参与者”和“准监管者”的双重身份。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对国际信用评级市场的垄断,即美国的“评级霸权”,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使美国能够拥有全球金融市场准人的话语权和主导权,还使其享有全球金融市场和战略资源的价格决定权,以及某种意义上的监督管理权。换言之,美国对信用评级机构的掌控,对其统治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具有关键作用

作者:北京天信国际信用


首页 首页
电话 电话
联系 联系
Go To Top 回顶部